独树一帜的岭南皮肤病流派

中国中医www.51mizarts.com  时间: 2016-06-16  内容来源: 中国中医药报

秦汉时期,中原居民南下迁徙,将中原医学带入岭南,萌生了原始的岭南医学;成型于魏晋南北朝,发展于唐宋元,鼎盛于明清,在外治法、手术、辨证、治法等方面都有较大的发展。皮肤科作为外科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在近现代逐渐成为一门独立学科。

岭南皮科逐渐发展完善,逐渐从中医外科范畴细分出来,形成了岭南皮肤病学术流派。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皮肤外科名医有黄耀燊,其后有禤国维、张曼华、陈汉章等,继之是禤国维的弟子陈达灿、卢传坚、范瑞强、李红毅等。

【历史沿革】

“岭南皮肤病”学术思想来源于古代外科专著,魏晋南北朝至明清时期的中医外科学是岭南皮肤病学术思想的基础,奠基于黄耀燊,完善于禤国维。至此,其学术思想得到广泛认可及传播,岭南皮肤病流派初具规模。弟子陈达灿、范瑞强对“岭南皮肤病”学术流派有较好传承;弟子李红毅、卢传坚、吴元胜、黄咏菁等在继承学术流派思想的基础上,结合现代医学发扬创新。在国医大师禤国维学术思想的指导下,其弟子们在系统性红斑狼疮、斑秃、脂溢性脱发、痤疮、白癜风、慢性荨麻疹等不同皮肤病治疗上已有一番建树。流派的传承人还有朱培成、欧阳卫权、刘炽等,在临床中形成了完善的学术团队,为发展岭南皮肤病流派,造福广大患者不懈努力着。

【代表人物】

  从左至右分别为:罗元恺、黄耀燊、邓铁涛、禤国维

黄耀燊

黄耀燊(1915-1993年),又名醒中,广东南海人,是广州著名的伤寒家与骨伤科医家黄汉荣之子,为民国时期最具有代表性的岭南医家,秉承家学,推崇经典。黄耀燊出身于中医世家,自幼耳濡目染,深受家庭影响,在其父黄汉荣的严格要求下,幼年时就能背诵 《汤头歌诀》《伤寒论》《药性赋》《医学三字经》等中医学书籍。l5岁时进入广东中医药专科学校深造,在学习期间,他如饥似渴地钻研中医学理论,以勤奋和好问而闻名全校,并受当时的名医刘赤选、梁翰芬、陈任枚、卢朋著等熏陶,学业日益增进。黄耀燊是《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的编委,最早主编高等医药院校中医专业教材《中医外科学》。

黄耀燊强调内外科辨证有别,用药亦异。擅长外科,对诸多疾患持有独特见解,疗效突出。如对疮疡的治疗,黄耀燊不但善于视证情处方遣药,灵活运用既有的消、托、补三大法则,且就内外科辨证之别,用药之异,创新性总结出以下3点心得:解表药:内科病常以恶寒为表证,用解表药取效;外科疮疡初起,虽用表散之药,但其目的不在于发汗,而在于疏通经络以达到消肿散结。血分药:外科疔疮走黄与血分有关。在治法上除用清热解毒药外,需兼用活血、凉血药,使其消散。但内科表证,常忌血分药。此为两者用药之根本不同。药量:外科与内科亦异,外科一般药量较重,否则不能驱除病邪。而外科除用清热解毒药外,需兼用活血凉血药,主张辨病与辨证相结合,认为舌苔是反映六腑病变的病情,疗效和预后,总结出“舌苔一日未净,余邪一日未清,重视脾胃和肾”的思想,对一些疑难病症,如红斑狼疮、皮肌炎、硬皮病、银屑病、脱疽等,均有较好的治疗经验,提出清热解毒、活血凉血治法。

禤国维

禤国维(1937年-),临床50余年,是流派的代表性传承人,国医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当代中医皮肤病学大家。禤国维传承并发扬了黄氏清热解毒、活血凉血、重视脾胃和肾的学术思想,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思想。擅长用补肾法、解毒法、祛湿法,自创多种验方及技术治疗脱发病、痤疮、荨麻疹、红斑狼疮等疑难皮肤病,有“皮肤圣手”之称,蜚声海内外,其高尚医德赢得社会普遍赞誉。

禤国维在临床中,善于以“和”的思辨指导临床辨证论治,主要从调和肾中阴阳、调和正邪关系、调和水火关系及调和方药方面入手,旨在有效提高临床疗效。

其一是调和肾中阴阳,纵使疾病证型复杂,顽固难治者多为虚、瘀、湿、痰,而许多疾病,尤其是一些难治性、顽固性疾病与肾的关系非常密切。在调和肾中阴阳中,尤其推崇“阴中求阳,阳中求阴”“平调阴阳,治病之宗”的阴阳互济、以平为期理念。

其二是调和正邪,大多数疾病都是由于外邪侵袭加之正气内虚所致,故认为调和正邪是疾病诊治的首要任务。例如:系统性红斑狼疮病情多变、病机复杂,但虚虚实实之中,肾阴亏虚而瘀毒内蕴是贯穿病程之主线,从本病最常见的临床征象来看,补肾阴,解瘀毒,标本兼治乃切合病机之良策。故在系统性红斑狼疮的辨证论治中,要注意患者毒邪与正虚的力量对比,调和正邪。

其三是调和水火,肾为水火之源、阴阳之根,肾阴不足则水不济火、真阳无根、虚火上炎。阴虚火旺是众多皮肤顽疾的病因,认为应以滋阴壮水,引火归原法治之,以调和水火。引火归原是其调和水火最常用的治法。

其四是调和方药,把“失和”调为“和”,把“偏”调为“平”,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在遣方用药方面,既重视整副方药内的调和,也注意药味和剂量的选择,以免纠偏太过。以“和”的思维指导药物的选择,可据四气五味、升降浮沉等。

陈达灿

陈达灿(1962年-),是流派的主要传承人,广东省名中医,师从禤国维、朱良春教授。对中西医皮肤科学的研究有很高的造诣,尤其擅长特应性皮炎、脱发等疑难皮肤病的诊治。他在禤国维教授健脾补肾法的基础上,创立“清心培土法”治疗特应性皮炎的理论。清心培土法是基于特应性皮炎的病发特点而提出的治法。创立了清心培土方,其以太子参、白术、薏苡仁、连翘、灯芯草、淡竹叶、钩藤、生牡蛎、甘草等组成。

陈达灿认为白癜风的辨证应首重皮损辨证,抓住疾病的基本特征而不至于为其他的次要症状迷惑。白斑产生之源在于先天不足,后天失养导致脾肾两虚,肝肾不足,气血失和。基本治法重在益肾养肝,健脾益气。然不同年龄患者的辨治又有别。对于成人,治疗上多辅以疏肝理气、重镇安神。对于小儿,治疗上重在健脾,辅以滋养肝肾。还善于运用现代中药药理成果与辨证辨病论治结合治疗白癜风。

  禤国维(中)与弟子范瑞强、陈达灿(右一)

【传承特点】

“岭南皮肤流派”是在继承黄耀燊的学术思想基础上由传承代表人禤国维教授发扬光大,岭南皮肤科流派传承工作室便是由禤国维创立而成。禤国维教授在长期接触广东病人的临床生涯中,对广东病人的体质非常了解,且深谙黄耀燊先生的临床经验,在继承黄耀燊先生学术思想的同时对皮肤病的体质和发病机制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禤国维认为,岭南地区人群由于地理环境、不良生活饮食习惯的影响,常见湿热毒邪侵袭肌肤、肝肾不足等证,结合岭南多湿的特点,故提出解毒、补肾两大基本治法,适当加用祛湿之品用于治疗疑难皮肤病,收到满意临床疗效,赢得众多病人的口碑。其核心学术思想为“平调阴阳,治病之宗”,临床经验有解毒法、补肾法、祛湿法,同时注重外治法在皮肤科的运用。

【学术思想】

禤国维教授承上启下,提出“阴阳之要、古今脉承,平调阴阳、治病之宗”的皮肤科疑难疾病治疗思想。学派专家们认为中医不是用阴阳来兜圈子的,而是可根据阴阳的理论来解决某些临床上的问题。治疗疾病,维持正常生理活动,就要“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这种调节原理可以看作是控制论的负反馈调节。禤国维教授在长期的临证基础上,提出了从“肾”论治、从“毒”论治皮肤病的“和解法”思想。

  流派特色技术-划痕疗法

补肾法

中医理论中肾为脏腑之本,十二脉之根,呼吸之本,三焦之源,是各脏腑功能活动的动力所在和调节的中心。肾元盛则寿延,肾元衰则寿夭。禤国维教授十分重视补肾法的应用,他认为补肾法是治疗疑难皮肤病的重要方法,许多皮肤病,尤其是一些难治性、顽固性的皮肤病与肾的关系更加密切,多大为肾阴虚或肾阳虚,如能恰当应用补肾法,往往可以使沉疴向愈。禤国维教授对痤疮、难治性脱发病、红斑狼疮等疑难症的辨治擅用补肾法,有独到之处,疗效显著。在痤疮方面首先提出“肾阴不足,相火过旺”病机创新理论。

解毒法

皮肤病受遗传、免疫、饮食、环境等多种复杂因素影响,往往变化多端,缠绵难愈,若风、寒、暑、湿、燥、火六淫之气过盛或侵袭人体久留不去,往往郁而化热,积热成毒。外邪聚而成毒,则更难以清除。禤国维教授认为许多顽固性皮肤病与毒相关,并擅用皮肤解毒汤从毒论治皮肤病。皮肤解毒汤原方名为从革解毒汤,源自《续名家方选》,组成如下:金银花二钱,土茯苓二钱,川芎一钱,莪术七分,黄连七分,甘草二分,主治疥疮,加减运用为若有肿气者,倍莪术;肿在上者,倍川芎;在下者,倍莪术、黄连。禤国维教授此后结合多年临床经验,将其加减化裁为:乌梅15克,莪术10克,红条紫草15克,土茯苓20克,并命名为皮肤解毒汤,以其为基础方用于治疗多种风湿热毒性皮肤病,获效颇多。

祛湿法

岭南独特的条件所形成的人群体质,岭南皮肤病中病因亦以湿邪为多。如:湿疹、接触性皮炎、带状疱疹、脂溢性皮炎、脓疱疮、足癣等。岭南地区人群体质以气阴两虚和湿热质居多,治则强调补而不燥、滋而不腻、消而不伐,用药多选用花、叶类药物和岭南草药,因此,禤国维教授治疗皮肤病,在祛湿方面常用土茯苓、茵陈,常应用广东的地道药材如火炭母、布渣叶、龙利叶等,常用花药,如金银花、菊花、木棉花、辛夷花。再如,禤国维教授在《古今医鉴》参苓白术散的基础上创制了自己的经验方健脾渗湿方,主要功效是健脾益气、和胃渗湿,主治异位性皮炎、湿疹、小儿泻泄等症属脾虚型者。其弟子陈达灿在禤国维教授的学术思想指导下,在特应性皮炎方面提出“心火脾虚”病机,从而提出培土清心的治疗方法,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特应性皮炎的专家共识成为该行业的专家共识并推广,同时开发出“培土清心颗粒”,填补国内中成药治疗特异性皮炎的空白。

  流派特色中药——薄盖灵芝

外治法

禤国维教授认为,中医外治法也是中医治疗皮肤病的一大特色和优势。因为皮肤病总的来说是以皮肤病变为主,所以皮肤局部的处理占有重要地位。许多皮肤病,单用外治法就可取效,如有些痛证,若诊断明确,适于针灸治疗,止痛的效果往往立竿见影。疥疮、圆癣、鸡眼等一般施以外治法就能治愈。对一些难治性皮肤病,如果在内治的同时配合外治法,则疗效更加满意。所以,禤国维教授认为外冶法是提高中医皮肤病临床疗效的重要方法,在皮肤病治疗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外用药物对缩短疗程、提高疗效起着重要作用。

禤国维教授根据中医皮肤病的外治法的治疗操作的方式及配合药物的情况概括其为药物外治法、针灸疗法和其他疗法三大类,完善了皮肤病外治法的理论体系。从治疗效果来看,互有短长,应互相补充,很值得我们去发掘和发展提高。

责任编辑: 李哲